欢迎您的访问!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资深拆迁律师网
法律咨询
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咨询 > 正文

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提升拆迁补偿类经典案例

作者:匿名  来源:资深拆迁律师网  日期:2020-07-02

1、湖北宜昌杨某商铺拆迁案

杨某在湖北省宜昌市某区某村享有合法的商铺,证照齐全,房屋地理位置良好,邻近街边,人流量大。

涉及单位以“宜昌市某公路改建工程征收项目”之名义,欲征收杨某的房屋。杨某指出,涉及单位对委托人的房屋面积认定错误,给予的500余万元补偿过较低,故始终未在补偿协议上签署。

为谋求更大利益,杨某与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签定委托代理协议。

冠领律师接掌该案后,为充份掌握案件信息,立即向多部门明确提出信息公开的申请,在信息公开申请未得到区政府对此的情况下,冠领律师将其控告至法院,法院认定区政府信息公开不作为违法,并责令其限期展开公开。

2018年3月,拆迁单位在难以劝说当事人杨某签署的情况下,企图以确认违章建筑的形式向杨某施加压力,由当地城管局向杨某发布命令了《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

冠领律师随即代表委托人控告该城管局,请求法院撤消限期拆除决定书。经过一审二审,冠领律师最终顺利帮助杨某撤消了城管局做出的限拆要求,拆迁部门输的心服口服,不再寻求其他施压方式,自由选择椅子来与杨某协商解决问题补偿事宜。最终,经过双方共同委托的评估机构重新评估,我方委托人杨某获得了1100万元的拆迁安置补偿费,较之前的补偿数额刷了番。

本案律师前后启动了政府信息公开发表程序、撤消限拆决定程序,三次赴法院参予开庭审理,在庭审过程中为委托人据理力争、慷慨陈词,最终获得胜诉结果,为委托人赢得失望的补偿。

2、贵州黔南州某苗木基地征收案

贵州省黔南州一苗木基地与当地政府再次发生了征税补偿纠纷,当地政府在征税补偿要求中具体给予苗木基地296.58万元补偿,但是在苗木基地与当地政府共同委托的评估机构出具的评估报告中,却表明苗木基地上苗木价值超过1422.68万。政府不接纳这一评估结果,坚持按其征税补偿决定中的数额进行补偿。

冠领律师拒绝接受委托后,首先向当地中级法院控告撤消市政府作出的征收补偿决定,在律师的论辩下,补偿要求漏洞百出,补偿要求被法院依法裁决撤消。市政府不服裁决,但冠领律师严丝合缝的防守让其无隙可寻,最终二审法院判决维持原判。

补偿决定被撤消后,冠领律师紧接着就向当地政府明确提出补偿申请人,然而在补偿申请书寄送到市政府的第二天,市政府就将申请书收押给了市信访局,当当事人前往市政府告知处理情况时,工作人员竟蛮横地回应:“你不必等了,我们不可能给你回复!”

得知此消息,冠领律师一纸诉状将市政府控告至黔南州中级法院,要求市政府依法不予补偿。在诉讼中,冠领律师针对本次控告的合法性、市政府的被告主体资格、补偿的具体项目等与被告展开了白热化的辩论。这场诉讼既较量的双方法律功底、庭审技巧,更考验双方对案件事实细节的做到。最终在我方多方面均落败的情况下,法院裁决被告市政府向原告支付补偿款1422.68万元。

3、河北河间高某房屋拆迁案

当事人高某在河北省河间市某村合法享有房屋,由于房屋邻近街道,人流量较大,高某便向涉及部门申请人,办理了营业执照,利用临街房屋转行了生意。

近来,由于某项目建设必须,当地政府决定征税高某的住宅和铺面。因不服征收部门提出的征地补偿方案,高某决定请求律师的协助,以获得合理的补偿移往。

冠领律师拒绝接受委托后,要求采取一系列措施维护高某利益。

首先,冠领律师向当地政府部门申请人信息公开发表,申请其公开发表征税高某房屋所属征税项目的涉及审核文件,以审查征收不道德的合法性;随后,冠领律师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消征税部门做出的征收要求;此外,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为了避免当地政府对我方当事人高某某的合法房屋实施强迫拆毁不道德,冠领律师特地向公安机关申请人了人身财产保护。

在这些工作的铺垫下,当地征收部门对全村房屋进行拆毁,唯独高某的房屋幸免于难。

最后,冠领律师乘胜追击,向政府部门发出了协调沟通函,双方最终达成协议移往补偿协议,高某获得5套移往住房和数十万元的货币补偿,当事人对此结果非常满意。

4、湖南益阳高某住宅征地案

高某家住湖南省益阳市,在该市享有一处合法住宅,是一家人几十年来赖以生存的老房子。近年来城中心改造进程很快,高某的房屋也被划在了征收征地范围内。

当地征收部门多次上门找高某签订安置补偿协议书,但高某指出当地政府提出的安置补偿协议无法弥补其损失,因此始终拒绝在该协议上签署。

然而,高某某的坚决并没有换来征税部门的处置,相反,当地政府一直没有明确提出新的移往补偿方案,此事久拖不决。

无奈之下,低某某向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求救维权。

冠领律师接受委托后,首先即从程序和实体两方面临当地政府的各项行政不道德展开审查,最终运用坚实的科学知识储备和非常丰富的经验累积,具体了征收部门数项非常有分量的违法点。

在此基础上,冠领律师立即启动了两个程序,一是控告撤销征收部门做出的征税决定,二是针对征税补偿方案向上级政府明确提出复议申请人,在复议维持的情况下,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催促撤销驳回决定和补偿方案。

在冠领律师和当事人高某的共同努力下,两起诉讼程序都在向对我方有利的方向发展,而此时征税部门的态度也悄然发生了变化,开始主动与高某接触商讨补偿提高事宜。

最终,在冠领律师的协助下,高某与征税部门协商顺利,最终取得了300余万元的安置补偿费用。

5、湖北汉川尹某住宅征地案

尹某在湖北省汉川市某街道办事处合法拥有一处占地面积443.1平方米的房屋。湖北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因建设必须,竟然通过当地街道办事处违法拆毁尹某的房屋,试图无偿用于尹某房屋所在土地。

得知尹某的处境后,冠领律师要求接受委托,立即开展调查取证,并启动了以下程序:

首先,冠领律师向当地街道办收到律师函,指出尹某已经委托了专业律师维权,并在律师函中指出对方的相当严重违法行为,希望其尽快采行补救措施,挽救当事人损失。

其次,在深入调查取证后,冠领律师掌握了街道办强拆尹某房屋的确实证据。经过认真的法律辨别和细节研讨,冠领律师代理尹某将街道办告上法庭,催促法院确认街道办强制拆毁公民合法房屋的行为违法。

此外,冠领律师还就街道办的违法行为向上级政府部门提出查处的申请人,请求上级部门依法坦率追究责任相关负责人责任。

最终,在律师和当事人的不懈努力下,拆迁双方达成《房屋征税补偿协议》,由某房地产开发公司遵守以下内容:

1、向尹某某获取三套住宅,总计375平方米,再提供两处面积共86.72平方米的门面商用房作为补偿,五处房屋均坐落于房地产开发公司新建小区范围内。

2、支付尹某某临时移往补助费、搬迁费总计130000元。

6、四川成都邛崃四户住宅拆迁案

四位当事人在四川省邛崃市郊区享有合法房屋,房屋系汶川地震后重建,具备齐全的建房手续。

因当地研发必须,涉案房屋被划入了征税范围。由于政府发布的征地补偿标准过低,当事人指出自己的原有生活水平无法获得保持,遂未与政府签定移往补偿协议。四位当事人在多方打探之后,找到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协助维护自己的权益。

冠领律师拒绝接受委托后首先申请人了政府信息公开发表,查询征税项目的明确审核情况,以便全面掌控案件的证据材料。

随后,冠领律师认真分析了现有的材料,找出了征税部门征税不道德的诸多违法点。在四位委托人的授权下,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代表委托人向政府各部门发送到了律师意见函,立场鲜明地传达了委托人的表达意见,阐述政府部门在行政过程中的违法之处,指明了征收部门维持之前补偿方案将面临的法律后果,敦促政府部门主动缺失自己的行为,给与当事人合理补偿。

在律师团队的不懈努力下,政府主动提出与四位委托人新的协商,冠领律师大力为委托人出谋划策,最终政府同意提升补偿标准,每户补偿3-5套安置房和一定货币补偿金,委托人的利益得到了最大化。

7、江苏徐州五户住宅征地案

当事人李某等五户人家在江苏省徐州市某区享有房屋并持有人合法产权证书,因当地旧城区改建项目需要,李某等五户人家的房屋被划入征税范围。

李某等五户人家认为,征税部门在征地征地过程中存在大量程序上的瑕疵,获取的补偿条件也大为不公,遂向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谋求法律帮助。

冠领律师在拒绝接受委托后,第一步即依法启动政府信息公开发表程序,向当地政府申请人公开发表本次征地征地的国家发改委文件,意图查找征税项目的违法点。随后后,为了避免行政机关暴力执法,冠领律师为当事人向公安机关申请人了人身财产保护。在此基础上,冠领律师将当地人民政府控告至法院,请求撤消其做出的征税决定。

在冠领律师以上努力下,当地政府认识到自己的违法行为,主动与当事人协商补偿事宜。最终,通过协商谈判,我方五位当事人或取得满意面积的安置房屋,或按照类似于房地产价值取得了满意的货币补偿。

8、四川南充蒲某住宅征地案

蒲某某在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某街道合法拥有房屋。该房屋因南充市顺庆区某棚户区改建项目被纳入征收范围。

在征税过程中,蒲某收到来自四川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函,声明其拒不搬迁的行为将面对种种严重后果。面临当地政府和律师的双重压力,蒲某某当即要求向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求救。

在律师的指导下,蒲某某搜集了多项证据,包括集体建设用地使用证,用来证明房屋的合法性;南充市村镇规划建设呈圆形报表,用以证明蒲某某的房屋符合当时的村镇规划;2008年蒲某手写的申请书,以证明其房屋改建不道德是经过涉及部门批准后的合法不道德。有了以上证据,谋求合理补偿就有了扎实的基础。

与此同时,冠领律师拒绝接受委托后,很快针对该律师函做出对此,指责当地政府未依照法定程序征税集体土地的违法行为,并表达了我方希望通过友好协商方式解决问题的态度,希望对方不要使用或威胁用于强制拆迁等非法手段被迫我方当事人蒲某某迁往。

在当事人与律师的共同努力下,蒲某与当地政府部门达成一致意见,签定安置补偿协议,将补偿提高至了230万,我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最终获得维护。

在本案中,冠领律师一面积极与对方律师协商,另一面又在准备充分的证据,为一旦协商不成起诉至法院做足了准备。两手抓,两手硬,最终得以成功确保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9、江苏南京徐某商铺拆迁案

委托人徐某在江苏省南京市某区拥有一处商铺,几年前经过工商登记,一直持有人合法的营业执照。

后来徐某收到相关政府部门的通知书,上面载明,因某建设工程需要,徐某商铺所在土地将被征税,相关部门已经对徐某等人的商铺统一制订了补偿标准,若徐某同意该补偿标准,可与征税部门签订征收移往补偿协议。

徐某指出当地政府的补偿数额显著偏低,足以弥补其商铺因被征税导致的损失。此外,征收部门还将徐某的商铺确认为普通住宅,没有考虑到其停产歇业损失。在此情况下,徐某要求委托冠领律师为其获取法律帮助。

接受委托后,冠领律师首先向当地多个政府部门申请人了信息公开,提供了本次征收项目审批方面的全部信息,并从中检验出对我方有利的内容。

随后,冠领律师找到征收部门在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做出征税要求,不符合法律要求,于是向当地法院起诉,拒绝撤消案涉征收决定。

最后,在征收部门做出征税补偿决定后,冠领律师立即打算材料,起诉撤消不合法的征收补偿决定。

在冠领律师多重攻势下,征收部门主动提出和解,表示愿意按照徐某提出的补偿拒绝展开补偿,委托人徐某对此结果十分满意。

10、安徽芜湖潘某商铺拆迁案

安徽省芜湖市某区人民政府决定对某旧城改建项目所涉及的房屋展开征税,潘某所享有的一间商铺就在这一征税项目的范围内,由于原告潘某认为征收部门愿意获取的补偿移往不合理也不合法,拒绝在补偿协议上签署。某区人民政府遂向潘某做出《房屋征税补偿要求》。

补偿要求的做出意味着潘某必须主动驳回法律程序,否则一旦经过了法定的复议和控告期限,征税部门将有权必要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补偿决定。在这一背景下潘某自由选择委托北京冠领律师事务所代理他维权,

冠领律师通过实地探访,大胆假设,严谨求证,发现安徽某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获取的《房地产估价报告》显著存在估价对象不清、没有实地查看、评估结论模糊不清等问题,严重影响潘某、刘某作为被征税人的合法权益。而某区人民政府在做出房屋征收补偿要求过程中,对报送的有关资料没展开严苛的核实和审查,特别是对作为被征税房屋价格主要判断依据的《房地产估价报告》没尽到核实的职责,伤害了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

在法庭上,冠领律师抓住被告主要违法点,与被告展开了白热化的论辩。最终在我方充份举证、有力说理之下,被告某区人民政府当庭回应,将对潘某、刘某两处房产进行重新评估。并且主动明确提出庭后会撤销案牵涉《房屋征税补偿决定》,纠正错误。

在某区人民政府主动撤销补偿要求后,冠领律师依照潘某表达意见仍请求法院确认《房屋征收补偿决定》违法,法院予以确认。案件获得胜诉,最终潘某也是取得了心仪的补偿结果。